欢迎来到365官网!

上海航船世家与北洋水师黄海海战

作者:365官网 发布时间:2021-01-19 20:32 浏览

  今年7月25日是甲午风云中的“黄海海战”126周年纪念日,笔者用自己所知的,有说服力的事实,以与此有关联的普通人角度颂扬这场虽败犹荣的海战 ,当然此荣光是北洋水师的绝大部份的参战人员,尤其是那些战死沙场和举枪自尽的将官,他们的担当不仅体现了中国人的忠诚爱国精神,也是责任者为崇高荣誉不受辱侮的宁死不屈高贵品德。

  这要从1962年国际电影院首轮放映“甲午风云”电影,和上海的二户普通又不平凡的航海世家说起,原居住国际电影院一墙之隔的海宁路348弄恒善里13号陈家(广东三水人),和笔者卢家(广东番禺人,原住上海百官街少年宫对面)至少是四代世家,两家从事航海事业也有四代人,伴随着他们行船的百年历史,中国大地天翻地覆的巨变,在风雨浪涛的航程中,历经了甲午战争(本文主题),宜昌大撤退一一东方的敦刻尔克,民生轮船起义北归,荒唐的十年和改革开放初期的坚辛时代(将另文撰稿),谱写了值得自傲的人生经历。

  当年,“甲午风云”主角邓世昌的扮演者李默然精湛的演技不仅征服了全国观众,而且邓世昌的光辉的爱国主义形象颠覆了人们旧有的常识观,也让我(刚读初中)脑海中对“旧社会”的一切都不是东西的固有价值观彻底崩溃,那时候,整个环境都弥漫着解放前官员(雅称公务员)均为欺压百姓的坏人, 清朝的军人更是腐败透顶的卖国贼和软蛋等等情绪中,尤其是家中长辈很少会提起祖辈解放前曾经的职业,其先见之明在以后的岁月中得到了今人辛酸的证实。然而邓世昌,北洋水师和镇远诸舰等事迹还是与我由此产生了火花,无论何时何地一直关注着中国航海事业的发展,这也贯穿了本人整个生涯轨迹。

  ��【广东三水陈家词宗的家乡父老为近代中国海军铁甲舰总管轮陈有恬立的纪念碑,光绪旨赏军功蓝翎五品顶戴。站立者是本人“契弟”陈志新(陈有恬孙子)】

  广东三水陈氏宗词广场上的纪念碑林中,左一碑上雕书“旨賞軍功五品蓝翎頂戴”,受圣旨宣赏者是陈有恬。那年中日黄海之战时,他恰好回乡省亲,没有赶上世界上第一次铁甲舰海上大战而遗憾终生,错过了一场为国为民而留名青史的机遇。原身边的(北洋水师)同僚乡亲纷纷为国捐躯,面对这一刻骨铭心的打击,陈有恬继续服役,并升任江苏省海军“提標補”。民国时期晋升上校军衔,荣获多枚金勋章,退役前担任了渤海舰队军需官。一生服务两朝海军,中国近代海军参于者和历史见证人。

  1956年,本人六岁时,认陈有恬的小儿陈思矩为干爹(广东人称契爹),我们全家称他为十一叔,也住在恒善里,毕业于上海圣芳济书院,是南京路上最著名的王開照像馆专职英语翻译,还是集邮大咖中的佼佼者,很少有人能完整地看到过他的珍品邮票,次年契爷中年得子,对我就另眼相待,记得有一次,他取出几本集邮簿,里面插满清末民国初年的小方块邮票,娓娓道来这些邮票的来历和价值,也见过其父穿着大清水师军官制服照,我才知他的父亲(陈有恬)是清朝北洋水师的总管轮(轮机长)。多年后,笔者父亲无意中也提到陈家此轶事,遗憾的是这些有价值的邮票和像片文革后已不知去向。

  下述《镇远号铁甲舰的故事》文章曾刊登在《航海》杂志1982年第六期,是笔者基于日本《世界舰船》杂志二篇日文编译而成,据我所知82年之前和目前中文媒体未有详尽报道,现回炉分享众人,并作一补充,让大家用另一角度体会到一百多年前,北洋水师官兵的万丈豪情。全文如下:

  在“中日甲午战争”之前,清朝政府为了加强海防,抵御列强的侵略,向德国的克虏伯财团订造了四艘铁甲舰,其中有一艘就是有着悲壮而心酸历史的“镇远“号铁甲舰。

  镇远号和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两艘装甲战列舰,是北洋舰队的主力,其舰体装甲之厚与火炮之利都是当时远东其他国家海军无法相比的。

  “镇远”号的排水量为7335吨,轴马力达600匹,航速14.5节,装甲材料是采用合金钢,舰体中部装甲厚356~25厘米,炮塔装甲厚度为305厘米,舰桥装甲厚度为20厘米,舰上装有十二英寸巨炮4门,六英寸舷炮4门,47毫机关10门,37毫米机关炮2门,还有鱼雷发射管3门,动力推进装置包括8台蒸汽锅炉和2台横卧式3缸2联型往复蒸汽主机。

  1881年,“镇远”号在德国史德钦富尔坎造船厂下水,1885年“镇远”号和“定远”号陆续被接回国,其他订造的军舰也全部接回。1888年清朝政府将旧式的北洋水师改编为我国第一支新式海军。

  相比之下,当时的日本军舰则大都是2000吨左右的“帆——蒸汽机”的旧式军舰。就在此时,由北洋舰队提督丁汝昌率领的、以“镇远”与“定远”为中坚力量的北洋舰队赴日访问,这在日本激起了轩然大波,为对外扩张的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扩建海军力量找到了借口。

  1886年8月1日,以旗舰“定远号为首的北洋海军的远航舰队率领铁甲舰“镇远”号、巡洋舰“济远”号(2300吨航速15节)、炮舰“威远”号(130吨航速12节)共四艘军舰,威风凛凛地驶进了日本的长崎港。海岸边站满了看热闹的市民。这在当时的长崎可以说是盛况空前了。由于当时中日之间关系甚为复杂,所以观众中惊叹、惋惜、羨慕、不平等情绪均有之。

  舰船入港停泊之后,有一部分北洋水兵登岸观光。当时北洋海军的官兵对日本占领琉球和对台湾的侵略是记忆犹新的。反之,长崎市某些市民由于受日本军国主义宣传的影响,双方相互之间情绪相当对立,于是麻烦事接踵而来,某些水兵因为纪律松弛,酗酒闹事,结果终于酿成一场不幸的灾祸—一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所谓“镇远号骚乱事件”。

  事件的导火线日点燃的,那一天,有几名“镇远”号的水兵在长崎市花街的丸山町一家酒店喝酒,因为一些小事,加之语言不通,与当地居民在店里争执起来,骚乱便这样开始了,事发之后,日本警察闻讯赶来,不分青红皂白,当即抓走了一名水兵,其他水兵不得不跑掉。不久之后,便有数名水兵包围了警察所,要求释放抓的水兵,由于达不到目的便准备离去,可是就在此时,一位警官在水兵群中发现了刚才曾在酒店呆过的一名水兵。于是马上要强行逮捕他。结果该水兵也只好拔刀自卫,于是双方混战一场,应援警察赶到,捕捉这名水兵,并随即引渡给长崎的中国领事馆。根据中国领事的要求这位身已受伤的水兵被送进一家医院急救。随后中国领事便与长崎县知事进行谈判。

  但是,事件并未因此而平息。次日,又有几百名水兵在南京街游玩,与路过此地的一名警官发生冲突,一些日本歹徒从中捣乱,促使许多当地居民参加殴斗,于是在丸山街发生大血战,附近的医院里马上就挤满了从“战场”上退下的伤员。武斗的结果是:中国水兵由于受到人数众多的警察和市民的两路夹击,被打死1人,打死4名和打伤50余名。日方损失是:警察死去1人,伤30人,市民受伤多人。

  双方得讯之后,北洋舰队曾准备向长崎市发炮射击,但未得到提督丁汝昌的许可。日本一侧,市民们也要求附近的熊本要塞的驻军司令派兵相助,也未获长崎县知事的同意。如果这两件事中有一件事成为事实,那么很有可能中日战争在那时便开始了,历史也就会重写。事情既巳发展至此,已经不是中国领事与县知事所能解决的了,于是两国政府各自任命大员,在长崎举行会谈。

  1887年2月8日,日方代表外务相井上馨和中方代表钦差大臣徐承视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没有指谪任何一方,只是商定:双方对于对方的死伤者各发给抚恤金,事件才告平息。

  在长崎发生骚乱事件时,已制定了侵占朝鲜和中国计划的日本当局,鉴于本身军事力量的不足和海军舰艇的陈旧,不敢冒险发动战争。然而,日本海军却乘机大力扩充兵力,在短时期添建了巡洋舰“浪速”号、“高千穗”号(3708吨、航速18节);4278吨排水量17节航速的炮舰三艘,甚至在小军舰上装备了与舰体极不相称的大口径火炮。为消灭北洋舰队作了充分的准备。

  事隔八年之后,即1894年的5月,朝鲜爆发了东学党领导的农民起义,日本政府当即派兵侵略朝鲜,占据了从仁川到汉城一带的战略要地,蓄意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清朝政府从自身利益出发,决定备战阻止日本的武装侵略,于是爆发了近代史上有名的“中日甲午之战”。

  7月25日,凌晨,日本海军不宣而战。在牙山口外的海面上,突然袭击我国自朝返回的“济远”和“广乙”两艘护航军舰,正式挑起侵略中国的战争。随后在9月17日的中午,中日两国舰队的主力终于在黄海上大决战。在这举足轻重的一仗中,北洋舰队中最为出色的军舰是“镇远”号。她的管带(舰长)林泰曾是北洋海军中优秀指挥官,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左右手。每次率舰访问日本时,总是仔细了解日本海军的实力,在开战之前,曾向上司提出过不少海上作战的正确见解,但都未被接受。然而“镇远”号的全体官兵在他的指挥下,浴血奋战,在舰身中弹多处,大火蔓延仍一边掩护着受重伤的旗舰“定远”号,一边还用十二英时的巨炮猛轰敌军旗舰“松岛”号的炮塔,命中的炮弹使“松岛”号弹药爆炸,舰上熊熊烈火,日军死伤达一百余人,差一点被击沉海底。

  当“松岛”号被“镇远”号打的完全丧失战斗力时, ”靖远”号巡洋舰主动升起北洋舰队舰旗集队,战场上的其他各舰纷纷向“靖远”号靠拢,继续与日本侵略者血战,终于粉碎了日军“聚歼清舰于黄海中”的狂妄计划,迫日本舰队掩护着“松岛”号首先退出战场。“镇远”号也掩护着受伤的“定远”号返回威海卫军港。

  在撒回威海卫后,北洋舰队已不作进击的准备,只是在港口内作一些防御设施以防备日方鱼雷艇的袭击。只有“镇远”号还能够与众不同地时常出海巡弋。

  同年12月18日,该舰在出海巡弋后返航时,由于躲避港口内敷设的水雷不幸误触暗礁,撞坏了舰底,裂口长达十米。因为在威海卫没有船坞可进,从上海江南制造局派来的工匠也无济于事,这艘得不到完善修理的北洋舰队主力舰终于丧失了战斗力,管带林泰曾忧愤异常,留下请罪的遗书,服毒自尽。

  由于北洋大臣李鸿章下了“保船制敌”的命令,以及在北洋舰队失去了坚船名将之后,造成了北洋舰队坐守待毙的局面。随着旗舰“定远”号等4艘战舰被日方鱼雷艇击沉,1895年2月12日,北洋舰队顾问浩威假托丁汝昌的名义向日军投降,结果“镇远”号被日方缴获。立即送至日军占领的旅顺口军港紧急修理,修复后,于1895年月4日离开旅顺,28日被掠到日本军港横须贺。此后,“镇远”号被编入日本舰队,作为二等战列舰在十年后的日俄战争中参加作战,不过她的舰龄已老,只能在第二线日,“镇远”号退出日本海军,从而结束了她历时三十年之久的战舰生涯。从铁甲舰“镇远”号的悲壮凄凉的历史中可以看到清朝北洋海军的缩影。就当时中日双方海军的实力而言,不分上下,中国进行的又是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士兵英勇作战,不少爱国将领坚贞不屈,全国人民又一致支持。然而,这时的清政府已腐败透顶,使北洋海军打了一场不该失败的海战,从而也宣告了洋务派“新政”的彻底破产。

  ��【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突现其冲角艏,证实了舰队司令官乘坐的旗舰在必要时,也会冲撞敌舰】

  在船坞中的北洋水师旗舰铁甲舰“定远”号的冲角艏(见上图)清晰可见,包括“镇远”“致远”号在内的所有大舰都有冲角艏,所以在甲午海战中,邓世昌管带(舰长)下令“致远”号冲撞日本海军吉野号,既是当时的常规战术,也是千钧一发之际所采取的果断措施。这一举措证实了北洋水师官兵早就有着冲撞敌舰同归于尽的大无畏精神。

  “定远”、“镇远”属同级舰,在西方又被称为“萨克森”改进型军舰,铁甲舰在当时海军中的地位相当今天的航空母舰,二舰当时堪称“亚洲第一巨舰”。“致远”号是装甲巡洋舰也是大舰。

  1960年,由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金云铭教授发现收集到《盧氏甲午前後雑記》。该手稿为当年北洋水师“广甲”舰管轮(轮机长)卢毓英亲笔所撰,卢氏手稿内容起于光绪九年 (1883年),至于光绪廿五年 (1899年),亲历了黄海海战、威海卫保卫战,以及北洋舰队最后的覆没过程。卢为当年亲历战火者,其记述情况甚详,是不可多得之甲午海战原始资料。此稿为作者记事手稿,其中记叙了牙山、大东沟之战((即黄海海战)始末。唯一现存的亲历海战的手稿。

  现在知道族人卢氏信息极为有限:福州市人,生卒年不详,1883年在船政后学堂第四届管轮班学习,1889年毕业往南北洋实习。1891年由张之洞调赴广东黄埔水师学堂管轮班深造,翌年奉派广甲舰。甲午战争期间任广甲舰管轮、定远舰督船、雷艇大管轮等职,亲历了黄海海战、威海卫保卫战,以及北洋舰队最后的覆没过程。甲午战后,被解职。1898年初,清廷重建海军,卢毓英先后担任水师营代理测绘委员、测绘委员、翻译委员等职。

  笔者摘录族人卢毓英记载北洋水师主要将领殉国细节的几段文字,以示当年黄海之战几位将领的大家风范。

  卢毓英手稿记述致远舰战斗以及邓世昌蹈海殉国的细节。他所在的广甲舰当时就在“致远”号后面,所以看得很清楚:

  酣战之顷,忽有倭舰名“吉野”者横冲我军而入,自南而北。“致远”力前追击之,不能中其要害,反为其鱼雷所中,船忽欹侧,不一分钟已底儿朝天,全军覆没。久之,犹见其两轮旋转不已。“致远”管带邓世昌以袖蒙面,蹈海殉难。

  邓世昌(1849年10月4日-1894年9月17日),汉族,字正卿,广东番禺县龙导尾乡(现为广州市海珠区)人,清末北洋水师名将,中国最早的一批海军军官中的一个,清朝北洋舰队中“致远”号巡洋舰管带(舰长)。他有强烈的爱国心,常对士兵们说::“人谁不死,但愿死得其所尔!”清廷册封邓世昌为谥壮节公,追封太子少保衔。光绪帝挽联如此写道: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时年45岁。

  为纪念邓世昌的伟大牺牲,人们创作了《甲午风云》《英雄邓世昌》《甲午大海战》等多部文学影视艺术作品。

  卢毓英手稿记述“定远”号铁甲舰舰长刘步蟾与舰共存亡豪迈气概。据目睹其死的卢毓英称:

  (至正月)十六日午后,刘(步蟾)来余住处,沈君幼颿适至座,无意中写及‘千古艰难惟一死’之句,刘见之,微笑推案而起,续曰:‘伤心岂独息夫人!’念毕遂出。是晚即服阿芙蓉。

  文中“沈君幼颿”当时是定远舰的枪炮大副沈寿堃,是刘步蟾的手下。此前几日,定远遭遇日本鱼雷偷袭,受重伤。1895年2月10日,丁汝昌下令用将定远炸毁。刘步蟾就是在这天午后来到卢毓英的住处。

  刘步蟾(1852年一1895年2月10日)字子香,汉族,出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州市)。毕业于福建船政学堂。1875年被送往英国学习枪炮、水雷等技。回国后,由李鸿章推荐,升游击,会办北洋草房,协助制定海军军制、营规。1882年赴德国购领船舰,任北洋水师右翼总兵。1894年中日战起,黄海战役中丁汝昌受伤,他代为督战指挥,鏖战三时许,多次击中敌舰。次年,为威海卫海战中因恐重伤的“定远”号将来落入敌手,丁汝昌、刘步蟾于正月十六日下令,将“定远”舰炸散。当夜,刘步蟾追随自己的爱舰,自杀殉国。实践了生前苟丧舰,必自裁的誓言。时年43岁。

  “镇远’管带、护理北洋左翼总兵杨用霖,于签字画押之后,便假回船,不动声色。将其侍人遣出,端坐于官舱,自饮手枪,灌脑而卒。“其船诸将忽闻官舱有声如雷,急入视之,见其独坐椅上,垂首至胸。前视之,已亡矣。血穿鼻孔而出,滴落胸襟,手内手枪犹拴而不释。勇哉!杨公;伟哉!杨公。可以千古矣!”

  杨用霖(1854-1895),字雨臣,福建闽县人,清代海军将领。1894年11月,“镇远”巡海回威海,舰底触礁进水,管带林泰曾忧愤自杀。杨用霖升护理左翼总兵兼署镇远管带。当时旅顺已经失陷,“镇远”无法进坞修理,杨用霖带领人员想尽办法,日夜赶修,终于将舰底补好。次年2月11日,丁汝昌和刘步蟾先后自杀。北洋水师威海营务处提调牛昶昞等,推举杨用霖出面与日军接洽投降。杨用霖严词拒绝,回舱后口吟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绝命诗,用手枪从口内自击殉国。朝廷嘉其忠烈,予优恤赏银治丧,增提督衔,给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世职。时年41岁。

  林泰曾(1851—1894.11.16),字凯仕,祖父林霈霖,系林则徐胞弟孙子,故林泰曾称福建船政大臣、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为姑丈。1867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学习船舶驾驶。1874年任建威号大副。次年随福建船政学堂总教习日意格赴欧游历,入英国海军实习,1879年回国,获升任游击。1880年调入北洋水师,先任镇西舰管带,1886年改任“镇远”铁甲舰管带。1888年北洋海军成军,林泰曾为左翼总兵,加提督衔。

  八月十八日,中日两国海军主力在鸭绿江口大东沟附近海面遭展开了激战。临战前,林泰曾下令卸除舰上的舢板,以示“舰存与存,舰亡与亡”。海战自中午12时50分打响,林泰曾指挥“镇远”沉着应战,即使在“镇远”致伤上千处,但仍一面救火,一面抵敌。由于“镇远”与“定远”配合默契,最终顶住了5艘日舰的围攻,并将日本旗舰“松岛”击成重伤,完全丧失了指挥和战斗能力。下午5时30分,日本舰队首先撤离战场,海战结束。战后论功,林泰曾被赏换霍伽助巴图鲁勇名。

  不幸,十月十七日凌晨,舰队在进入威海港时,“镇远”不慎擦伤,随采取紧急损管措施,但已不堪出海任战。林泰曾以战局方棘时损伤巨舰,极为忧愤自责,遂于十九日卯刻服毒,辰刻身亡,时年44岁。

  张文宣,北洋舰队老板李鸿章的外甥。1874年,张文宣中武进士。1887年任威海陆军护军统领(指挥官),刘公岛被日军围困,他致电朝廷刘公岛孤悬海中,文宣誓同队勇先用力,后用命”。此后,日本海陆两路猛轰刘公岛,张文宣率部配合北洋水师发炮抗击,先后打退日寇八次进攻,当大势已去时,他遗书舅舅李鸿章:“此次战事有守一月而不支者,有守数月而不支者,有守半年不支而至死不屈者。相座当付泰西各国观战武员评其得失勇怯,不能以成败论”。遂自裁殉国。

  事后,日本联合舰队向自杀殉国的北洋水师三名将军鸣炮致哀。美国《纽约时报》这样报道:三名中国海军将领,北洋舰队司令丁汝昌将军、右翼总兵兼‘定远’舰舰长刘步蟾将军和张将军,在战争中表现出了比他们的同胞更加坚贞的爱国精神和更高尚的民族气节,他们值得中国人民引为骄傲。

  北洋海军将领这个特殊群体,包括林泰曾和张文宣俩官宦子弟在生命最后时刻的抉择与气概,深透着悲壮和无奈。

  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以后,由于建造海军耗费巨大,近代中国从此再也没有军队出海了,直到2008年中国海军护卫索马里才有海外行动。近代中国丧失了本国近海的制海权,北京政府就只能依靠天津大沽炮台来抵御海上入侵了,对外战争中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八国联军是从天津海岸登陆,日本1937年进攻上海,也是利用军舰从海上炮击,还从上海金山海面强行登陆等等从而赢得主动权。

  但愿日后,国产航母一艘艘下水,中国海军航母打击群将出现在倾波万浬的远洋上!

  ◈ 乍浦路及周边区域沿革:新高层和旧公寓并存,消失的文化街和美食街(上篇)

  ◈ 【往事随想曲】卢铭安:1910年上海住宅的上只角在哪里一◈◈ 【往事随想曲】卢铭安:老三届待青艰辛压抑经历


365官网
我们的位置
联系方式

365官网
联系人:王经理
手机号码:13938236425
固定电话:13938236425
公司地址:河南省巩义市石灰务工业区

365官网 技术支持:晨红木材粉碎机厂家网络部 网站备案: | 网站地图